开云体育全站苹果app

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开云体育全站苹果app> 收藏>

两大名家合作“国宝级”折扇

来源:保定晚报作者:张建时间:2023-08-22 09:55

孙中山所书扇面

中国历代书画家都喜欢在折扇上绘画或书写以抒情达意,或为他人收藏或赠友人留念。人们亦常以手持社会名流书绘的折扇,来表示自己高尚的文明修养。甚至到现在,如果折扇上没有书画,倒显得十分别扭。

今天就与大家分享一把保定秋闲阁艺术馆珍藏的一把成扇——孙中山先生和苏曼殊大师所作的折扇,作于1911年左右,素白扇面,扇骨为玉竹材质,尺长9.6寸共9方,排口3.5,平肩水滴头,扇钉为白牛角钉,笔墨纵横尽展他们不凡的书画功力。

经考证,此扇是为民国革命时跟随孙中山先生的姚海珊先生所作。姚海珊先生时任军需处处长,其正在东南亚一带为革命军筹集革命资金支持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事业。孙中山先生借用苏轼诗句表达出姚海珊为了革命事业四处奔波筹集资金的艰辛,表达了对其的敬意。孙中山一生中手书了大量的书信、电报、文稿、手令、委任状和题字题词等,可在成扇上书写不多见,可谓国宝级文物。

想了解这把成扇,得先从作者说起。

孙中山先生不但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革命者,他还是一位颇具影响的近代书法家。他童年时代曾经有过严格的描红习字之基本功,据说他早年在私塾中曾学习颜体字帖。加之长年挥毫不断,通过自己长期的亲自著文书写,其书法技法日臻熟练,渐渐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风格,主要有楷书和行书两种字体。在其作品中,除明显的师法颜真卿和苏轼的痕迹外,还融入了魏碑和章草的笔意与体势。用笔自在从容,简净平和,刚柔相济,力含字中。结字宽博敦厚,寓巧于拙,朴实无华。整体气象正大浑穆,冲和渊雅,既有一股浩然正气充溢其间,坦荡磊落,又示人以亲和温润,韵味绵长。

通过对孙中山书法墨迹的欣赏,我们可以由此追溯并领略其高远的志向,感悟其坚韧不拔的革命信念的高尚情怀,汲取努力奋斗、不懈前行的鼓舞力量。

苏曼殊扇面画作

介绍了这把成扇的书法作者孙中山先生,咱们再了解一下另一扇面画作的作者苏曼殊大师。

苏曼殊,近代作家、诗人、翻译家,是辛亥革命运动时期最先觉悟的知识分子之一,被世人称作为诗僧、画僧、情僧、革命僧。苏曼殊父亲是广东茶商,母亲是日本人,其一生能诗擅画,通晓日文、英文、梵文等多种文字,可谓多才多艺,诗、文、小说、绘画无不精通。尤其以诗的影响最大,故有“诗僧”之称。

在文学上,苏曼殊除了翻译了《悲惨世界》,还首次翻译了拜伦、雪莱、歌德等人的诗。1912年起,苏曼殊又陆续创作《断鸿零雁记》、《绛纱记》、《焚剑记》、《碎簪记》、《非梦记》等小说。苏曼殊之画,高寡淡秀,不似食人间烟火者。曼殊从不卖画,偶尔作些小品送人。欲求其画者,须资助其遨游名山,代价比卖画可高多了。

苏曼殊一生与革命有着无法割舍的联系。究其一生,他的朋友如孙中山、陈独秀、陈天华、廖仲恺、何香凝、陈其美、柳亚子等人,都是因革命而结识。冯自由也在《革命逸史》的《兴中会之革命同志》一文中,称苏曼殊为“革命同志”。

在苏曼殊人生的最后阶段,他结识了年轻的蒋介石——这位当时身为民国军政府粤军支队司令的青年将领,因受排挤,此时正离职滞居上海。在苏曼殊的学生陈果夫的引见下,蒋介石和苏曼殊这位被孙中山先生引为“同志”、赞为“革命和尚”的天纵奇才相识,很快成为了“刎颈之交”。在苏曼殊35岁贫病交加的生命尽头,蒋介石和陈洁如夫妇将苏曼殊接回了自己的寓所悉心照料,但仍然未能延缓死神的到来。在最后的时刻,苏曼殊强忍着病痛,最后一次拿起了毛笔,颤颤巍巍地在纸上写下了告别的遗言——“一切有情,都无挂碍”写完这八个字,苏曼殊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交待众人,“佛衣藏我……以塔葬我……”,语毕头颅滑向枕边,一代情僧、诗僧、画僧和革命僧阖然圆寂……

秋闲阁艺术馆 张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