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云体育全站苹果app

保定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您的位置:开云体育全站苹果app> 收藏>

燕瓦沧桑:燕下都瓦当文化释读

来源:作者:时间:2023-10-11 10:53

□丁志钢

燕下都作为燕国的重要都城,也是燕国中晚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近百年来,该遗址出土了大量的瓦当,形式全部为半圆形,学术界称之为“燕下都半瓦当”。其纹饰种类之丰富,当面气息之浓郁,制作工艺之精美,文化内涵之丰厚,引起学术界高度重视。燕瓦当与秦国雍城瓦当、齐国临淄瓦当并称为先秦时期我国三大地域出土瓦当,分别代表了三国文化,也称之为先秦时期三大地域瓦当,备受瞩目。

燕国是武王伐纣推翻商王朝后分封在北方的姬姓大国,建都于北京房山区琉璃河董家林一带,历史学界称之为“燕初都”。春秋时期的燕国曾迁都至临易(容城南阳遗址),燕国中晚期的都城在易县县城东南5华里处北易水和中易水之间。根据考古发掘记载,该故城遗址东西长约8公里,南北宽约4至6公里,总面积约40平方公里左右。

燕下都瓦当出土至今文字史料记载已达100余年,对燕下都瓦当的发掘历史也经历了100年,期间可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清末民初年间自然出土,如经历大暴雨拍打冲洗地面使得重要文物出土。

第二阶段为1929年到1930年,北京大学马衡先生率领燕下都考古团对老姆台进行小规模发掘,其出土文物以瓦当为代表,引起文物界高度重视。

第三阶段为新中国成立后,全国大搞农田水利建设,为了配合工作,省市高校考古团队对燕下都进行了系统科学的考古发掘。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经历了30年,对该遗址名称、性质、概念进行系统明确的梳理。同时瓦当本身也存在明确的地层关系,与时空关系进行确立。这一阶段为瓦当研究建立了标准,对以后的燕瓦当研究提供了坚实基础。

第四阶段为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至今,相关部门停止了瓦当文物发掘,进行了大规模的科学保护。燕下都城址内外也有一些瓦当出土,除了文物管理所收藏外,很大一部分进入了民藏领域。

回顾燕下都瓦当收藏历史,大体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北宋中期至清代,确定了金石学概念。瓦当研究属于该范畴,对其研究仅仅重视其当面特征。

第二阶段,各种文物构建载体为建筑物本身,除了瓦当当面特征以外,还有完整简瓦特征,以及在建筑物上使用的方法和结构,接下来便从建筑物情景考古方向进行延伸。

第三阶段,通过器物分析研究当时的人物、情景和文化,透物见人,透物见物,透物见史,从瓦当设立使用看到居住情景,通过瓦当看到建筑物使用情况,通过瓦当看到燕国这一阶段的历史进程,向多学科社会综合考古方向来开展。瓦当图案属于美术学,文字属于古文字学,瓦当本身属于建筑学,制作工艺属于工艺美术学,生产作坊可以考证燕国建筑机构和管理体系内容。

瓦当研究就是从金石研究向建筑考古研究,再向社会综合研究的发展历程,属于社会历史的科学见证。

燕国是与西周王室同为姬姓的诸侯国,其所用的瓦当直接沿用了西周王室宫殿所用的半圆形,从开始当面都是素面的,到后来的纹饰瓦当产生,当面没有直接承袭西周王室宫殿瓦当上的重环纹,而是被学界称作饕餮纹或兽面纹。

就现在能够看到的考古资料和民间实物来看,燕国瓦当纹饰大致可以分为20个类别,主要有饕餮纹、蟠螭纹、兽纹、双凤纹、双鸟纹、山云纹、棱状纹、窗棂纹、人面纹、几何纹、树木卷云纹等等,其中有的类别里还有若干种不同的形式,风格多样,变化丰富。在这么多的种类当中,饕餮纹是燕国瓦当最突出的风格样式,其图案一方面直接承袭了商周青铜文化及其艺术风格,另一方面也集中凝聚了深厚的地域祖源文化要素,表现出一种庄严神秘的原始宗教色彩。

从使用时间上看,从春秋早期到战国末年,纹饰内容与风格表现出了持久性和连续性;从使用范围上看,从国家都城到重要城邑,母题纹饰保持了广泛的一致性和凸显性;从时空关系上充分体现了燕国瓦当的地域一体和文化一脉。

燕下都瓦当,从目前考古发掘出土实物和民间藏品及有关著录资料看,数量大、纹饰种类丰富是其一大特点,大概有60余个品种;从使用的建筑性质看,有宫室、作坊、居住和军事防护等建筑物;从使用的时间看,跨越了从春秋早期到战国末年整个东周时期。

燕下都瓦当研究在上世纪出现过的两个高潮,第一个高潮在三十年代,以傅振伦《燕下都考古记》、常惠《北平研究院院务报告》、滕固《燕下都半规瓦当上的兽形纹饰》等文章为标志。第二次高潮是新中国成立后的五十年代中后期,以傅振伦《燕下都发掘品的初步整理与研究》《燕下都瓦》、杨宗荣《燕下都半瓦当》、李学勤《战国题名概述》等文章为标志。此后,燕下都瓦当的研究便归于沉寂,只在中国美术史、雕塑史等著作中略作论述。

文化学者吴磬军先生经过长期研究,撰写了《燕下都瓦当文化考论》燕下都瓦当专著。该书一面参以前人著述和考古资料,将瓦当纹饰分为“饕餮纹”“云山纹”“双龙纹”“双龙双螭纹”“棱状纹”“窗棂纹”“几何凸线纹”“人面纹”“树木卷云纹”“卷云草叶纹”等17大类,每大类之下又根据细微处的不同分为若干小类,仅“饕餮纹”下就细分为40小类,每一小类都附有图片及研究文字。其中双龙饕餮纹瓦当中饕餮双目中饰“睛”和饕餮双目间饰“桃形”纹瓦当,以及独龙纹、棱状纹、个别卷云饕餮纹等是从未见于前人著述的纹饰,应是燕下都瓦当的最新发现,充分展示了燕下都瓦当丰富的纹饰题材与精妙的构思设计。

相关新闻